會員隨筆

當前位置/ 首頁/ 精神家園/會員隨筆/ 正文

讀畢淑敏《拯救乳房》有感

我喜歡畢淑敏筆下的文字,有力量、有溫情,剛柔相濟,直抵人心,比如:“只要你自己不倒,別人可以把你按倒在地上,卻不能阻止你滿面灰塵遍體鱗傷地站起來。”“趁陽光正好,趁微風不躁。趁繁花還未開至荼蘼,趁現在還年輕。還可以走很長很長的路,還能訴說很深很深的思念。去尋找那些曾出現在夢境中的路徑、山巒與田野吧。”

封面——修訂版.png

在讀這本書之前,我要給大家講一講書名的故事。大家一定會問,書名還有故事嗎?有,而且有一段相當曲折的故事。畢淑敏完成定稿交給出版社時,自擬書名《癌癥小組》或《心理小組》,二者選一。出版社認為,“癌癥小組”會令讀者避之唯恐不及,因為大眾普遍對癌癥有一種死亡的恐懼感和排斥感;“心理小組”又太過于學術化,會讓讀者以為這是一本心理學著作。出版社研究后提出改名為《拯救乳房》。

大家知道,中國文化對身體器官,尤其是與性別、生育有關的器官有忌諱,覺得不能登大雅之堂。畢淑敏明白,對于醫生來說乳房和耳鼻喉沒有區別,但普通大眾不這么想,這個書名存在潛在的危險。三思之后,畢淑敏決定妥協,不是妥協于金錢或權利、世俗或人情,而是妥協于這本書的價值——治病救人。

果然,《拯救乳房》一書面世后受到了很多攻擊,有人說這是不擇手段以求驚世駭俗,有人說這是誨淫誨盜黃色之書。但不論怎樣,畢淑敏始終沒有指責過那家出版社。

合同結束后,畢淑敏更換了一家新的出版機構,并將書名恢復為《心理小組》再次出版。但這次的更名竟然引起很多乳腺癌患者的憂傷。因為在這部小說出版之前,他們沒有膽量報出或提及自己的病名。可恰恰由于人們對這本書的攻擊,當“乳房”這個詞在人們的舌尖滾動了千百次之后,眾人脫了敏,此病不再不可告人。乳腺癌患者能夠大聲說出自己所患疾病的名稱,能夠在生病之后注重心理健康,能夠在經歷治療康復期間人性的幽暗復雜之后,開始爭取簡單而溫暖的光明。

就這樣,在癌癥患者的請求和聲援中,畢淑敏在后來的再版中重新啟用了《拯救乳房》這個書名,對于她來說,這是對乳腺癌患者的回應和尊重。畢淑敏知道,肯定還會有人說她媚俗,甚至會有更加尖酸刻薄的言辭在前方拐角處等著她。但是,她已經做好了安然承受的準備。因為,為了自己治病救人的初衷,她愿盡微薄之力幫助他人,她愿用她的筆傳達力所能及的溫情。一時的寵辱興衰和自己的理想相比,微不足道。我想,這也是我們媒體人應該做的,傳承文明、傳播文化、傳遞知識、不忘初心。

《拯救乳房》是國內第一本有關“心理小組治療”的文學作品,跟隨這本書走進乳癌患者心理治療小組,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心靈深處生與死的掙扎、愛與恨的沖突、真與假的交織,更可以感悟到團體的力量、助人的快樂以及成長的喜悅。之所以用男性“他”而不是女性“她”,是因為乳腺癌不僅限于女性,男性乳腺癌發生率占乳腺癌總發生率的1%左右。

“心理治療小組”的故事是從程遠青的離異開始的。為了探究自己命運的悲劇和洞察他人思維的軌跡,離婚后的程遠青選擇攻讀心理學博士。一個柔弱的東方女子,在西方國度里鉆研這門年輕而深奧的學問,其中的艱辛常人難以想象。披荊斬棘,程遠青堅持下來并學成歸國。校友呂克閘主動提出要無償資助程遠青開展心理治療活動。程遠青決定成立“乳腺癌康復期病人心理小組”,并面向社會招募組員。

經過甄選,包括銀行職工花嵐、中學校長岳評、兵團政委遺屬安疆、神秘女子鹿路、下崗女工應春草、女大學生周云若、某部委司級干部卜珍琪、男扮女裝的成慕海在內的八名乳腺癌患者以及組長程遠青、副組長褚(chu)強組成了十人“心理小組”。

接下來我跟大家分享摘自書中的兩段原文:

程遠青看著她的組員們。青黃的面色,游弋的眼神,散亂的假發,枯萎的身體……比她領導過的任何小組都更抑郁和孱弱。她要幫助他們流出眼淚和眼淚之后的憂愁,要把她們拖回她們想要回避的那些慘痛記憶,那些記憶對于她們是一種罪惡的寶貝。它們是深夜出來作祟的魔鬼,痛苦就是它們潛藏的巢穴。當她們因為太痛苦企圖逃走的時候,她要輕輕地但是絕不遲疑地把她們重新投入火焰,讓過去化為灰燼,讓火苗編織出新的羽毛,助她們飛翔。任重而道遠。

經歷簽署契約、墓地游戲、角色扮演、醫院傾訴、個體治療等一系列“小組游戲”之后,原本對生活喪失信心、對他人不再信任的組員們相繼解開了自己心里糾纏已久的結,剛成立時冷冰冰的小組也像一個家庭一樣有了溫度,可小組也到了解散的時候。

程遠青發給大家每人一張白紙,說:“現在,我們來做最后一次答題,它的名字叫‘生命線’。在紙的左面寫上你出生的年月,然后你向右延伸,把你一生的大事記標在這根線上,把你一生想干而還未來得及做的事,也寫在這條線上。好吧,開始畫吧。”

程遠青看著她的組員們俯下身子,以膝代案,忙碌地畫起來。她看到組員們的大腦一一活動起來,猶如停電過后恢復照明的城市,一盞一盞亮起了璀璨的街燈。

每個組員,都很認真。在這條曲折的線上,人們都畫出了一個顯著的頓挫,標明乳腺癌,一如標明自己的上學、獲獎、戀愛、婚姻、生育的年份,然后,他們沉思著,寫下對自己未來歲月的設計。

這是一些獨特的人,這是一些千瘡百孔而又無比復雜的身體,它們比世界上的其他很多身體,都要飽經磨難。有很多奇怪的科學產品注入其中,被打過若干的孔,剔開了若干的縫隙,割裂了若干的口子,縫進了若干的線頭。大腦思索的軌跡里程,比起一般人,也要漫長很多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這些大腦和這些身體,都無與倫比的寶貴。

程遠青輕輕走動著,一一看過去。在生命線的右側延長線上,大家標出自己的理想,有人要讀博士,有人要當部長,有人要生養孩子,有人要寫一部小說……那些線延伸著,沒有盡頭……

按照小組的規則,組長是不參加這類具體測試的。但這一次,程遠青給了自己一個例外。她在想象中畫了一條筆直的生命線。那上面,濃縮了自己的前半生,失敗的婚姻和艱苦卓絕的學習……在線的前方,并不很遠的地方,她標出了自己的理想——開辦中國的癌癥心理研究所。


喬莉平

相關熱詞搜索:

微信訂閱

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通訊錄”,點擊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號碼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眾號 人生網 即可。
360老时时彩安全购彩